首页 >资讯 > 内容

韩国4名教师是N号房客户

资讯 2020-10-16 11:06:58

目前关于到韩国4名教师是N号房客户这一类的信息是很多小伙伴们都非常关心的,很多人也是经常在搜索关于韩国4名教师是N号房客户方面的信息,那么既然现在大家都想要知道此类的信息,小编就收集了一些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

韩国“N号房”事件在韩国持续发酵,15日,多家韩媒报道称,有至少4名教师被查出是“N号房”收费客户,包括2名小学教师。其中一人曾花费3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77元),下载多达1125个性剥削制品。这是“N号房”首次曝出有教师涉及,消息经报道后,引发舆论强烈谴责。

韩国4名教师是N号房客户

韩国《中央日报》报道称,14日,韩国国会教育委员会李诞熙议员提供的资料显示,目前共有4名教师卷入“N号房”事件,分别是:仁川的1名临聘小学教师、忠清南道的1名特殊教育学校教师和1名高中教师,以及江原道的1名小学教师。他们4人有个共同点:2019年到2020年期间,全部担任班主任。

1594792546465620.jpg

“N号房”赵博士共犯南景邑

资料还披露了他们的细节:特殊教育学校的教师,曾花3万韩元,从某网站上下载1125个“N号房”性剥削制品;忠清南道的高中教师,曾利用“N号房”创建人文亨旭的网盘,下载210个性剥削制品;江原道的小学教师,曾汇款20万韩元(约合1177元人民币),获取色情制品。

目前,涉案的4人中,3名正式编制的教师已被解职,不过,另一名临聘教师由于接受调查前已经离职,因此未受到校方任何处分。而且,由于他非正式编制,不适用于《教育公务员法》,因此在获刑之前,就业将不会受限。

事件回顾

韩国爆出一件骇人听闻的大案——“N号房”事件。

据韩国《中央日报》消息,“n号房”就是通过加密软件建立的聊天室。为躲避搜查,嫌疑人提前建好多个聊天室,并不断新建、解散,因此叫做“n号房”。最早建立“n号房”的人是“Godgod”,接着出现了“Watchman”,此后又有“博士”,此人手法更加缜密,而且经常散播大尺度性剥削内容,吸引一些人的“追捧”。

“博士”的具体手法如下:首先,以“介绍高报酬零工”的名义接近受害女性,然后以付款打钱为由索要受害人的个人信息(身份证、账户、面部照片等),当受害人不听话时,就威胁“把发生的事情告诉周围亲友”等。此外,“博士”还会对受害人进行“暗杀威胁”,并通过“拍了这个就可以拿到钱”等方式,引诱受害者拍摄更大尺度的性剥削内容。

更为耸人听闻的是,包括“博士”在内的聊天群成员将受害人称为“奴隶”,“博士”还要求受害者用刀子在身上刻下“奴隶”或“博士”的字样,并要求受害人举起手,露出“愿意听博士的命令”等。

10月12日,韩国检方要求法院判处“N号房”创建人文亨旭无期徒刑,并允许为其佩戴电子脚链、进行就业限制等。文亨旭年仅24岁,是一名大学生。今年5月,他被公开示众时,承认受害者有50人并道歉。6月,他被检方以12项罪名起诉,包括涉嫌特殊伤害、违反儿童青少年性保护法、胁迫3名受害人的父母等。

案情细节

该类型的聊天室起源于2018年12月,第一名创建者“Gat Gat”运营了约8个聊天室,每个聊天室约有3-4名受害者,因此此类聊天室被统称“n号房”。2019年2月,聊天室组易主,之后产生了诸多类似的聊天室,其中名为“博士”的者运营的3个聊天室最为猖獗。

疑似“博士”的嫌疑人是一名曹/赵姓男子,曾担任某大学期刊的编辑,但其否认自己是“博士”。警方从该男子家中搜出了1.3亿韩元的现金。截止2020年3月,已有14名涉案人员因“制作儿童性剥削品”而被捕,涉案金额估计可达数亿韩元。

受害者

目前已知的受害者多达74人,其中有16名未成年女生,年龄最小的受害者年仅11岁,尚在读小学。

有运营者假装警方,对在twitter发表大尺度照片的未成年人进行恐吓,假称收到举报,逐步要求她们提供个人资料、头像、裸照等,再以此找到她们的SNS朋友列表进行威胁。n号房的初创者“Gat Gat”则是向这些未成年人发送钓鱼链接,骇入对方账户获取个人资料。“博士”使用兼职等借口吸引受害者(称之为“奴隶”),要求其大尺度照片,再索要其带有脸部的裸照,之后以此为由进一步勒索变态色情视频发布在聊天室中。

除了受害者的裸体照片、视频会被上传至聊天室外,部分受害者亦于线下遭受性侵,一些聊天室甚至对性侵行为进行录影上传乃至直播。一些受害者被要求在身体上刻字、食粪饮尿、将虫子放入性器官,以及侵犯自己的幼年亲属。“博士”还要求受害者在身体上刻下“奴隶”和“博士”字样、拍摄头套内裤的裸照,以及拍摄自己翻白眼剧烈抖动的状态,作为自己的创作标志。聊天室内还流传一些其他性侵、偷拍相关的色情视频,如疑似未成年人遭强暴的视频、用艺人照片与裸体照片合成的不雅照。

会员

进入N号房需要经过在其他聊天室中的审核,如果不上传自己拥有的色情视频,或不参与语言性骚扰,即会被移出群组。一些群组要求加入者发布自己亲属、女友或其他朋友的色情视频。运营者对每名会员收取价值25万至150万韩元不等的比特币作为会员费用,以此盈利。

会员可以看到的照片/视频尺度,取决于缴纳的会员费用,起初的房间中只有预览,房间编号越大,可以看到的视频越多。如“博士”的付费群组分为3个级别,人数最多的群组达2.35万人。经警方调查,有逾26万男性共享过N号房非法色情影片及照片。

外界反响

韩国“N号房”事件:74位女性沦为性奴 最小受害者仅11岁!200万人请愿:公开26万会员身份长相

消息传出后,韩国社会哗然。数十万人向青瓦台发起请愿,要求公开所有涉案会员真实身份样貌[3],并有近两百万人进行联署。一些明星,如文佳煐、郑容和、RAVI、赵权、惠利、柳昇佑、权正烈、白艺潾、夏沇秀、孙秀贤等,也参与了联署请愿活动。警方正在探讨是否要公开会员身份。

内容来源于中国小康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