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 内容

獐子岛公司再次进行动产抵押

资讯 2020-09-16 09:42:20

目前关于到獐子岛公司再次进行动产抵押这一类的信息是很多小伙伴们都非常关心的,很多人也是经常在搜索关于獐子岛公司再次进行动产抵押方面的信息,那么既然现在大家都想要知道此类的信息,小编就收集了一些相关的信息分享给大家。

獐子岛抵押扇贝获9000万融资

备受舆论关注的辽宁大连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獐子岛公司)近日将其海底存货的虾夷扇贝进行动产抵押,从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行获得了一笔9000万元的抵押贷款。

所谓“动产抵押”,作为一种担保方式,是指债务人或第三人以其所拥有的动产,在不转移占有的情况下提供抵押的担保形式。在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抵押权人有权就其出卖价款优先于其他债权而受清偿,或者与抵押人协议以抵押物折价受偿。

记者查询全国市场监管动产抵押登记业务系统发现,近两年来,獐子岛公司已用扇贝、海参等主要海产品进行4次动产抵押,累计获得融资2.5亿元左右。

如2019年9月,用8.5亿个虾夷扇贝作抵押从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行获得贷款1亿元;2020年5月,用11万斤海参作抵押从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大连长海支行获得贷款1100万元;2020年6月,用77亿枚虾夷扇贝作抵押从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大连长海支行获得贷款4950万元。

此次最新发生于9月的动产抵押与之前不同的地方在于,此前抵押物均为保管状况良好的海产品,而此次却为海底存货。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獐子岛公司所养殖虾夷扇贝不断遭遇“自然灾害”,对公司整体收入及盈利能力的支撑已经逐渐下降。2014年、2017年,獐子岛公司两度发生大规模的扇贝存货异常事件,去年,公司又爆出2019年末底播虾夷扇贝出现大规模死亡。

镇长下海,“海底银行”上市

獐子岛原本是一个距离大连120公里远的不知名小岛,这里盛产海参、鲍鱼、虾夷扇贝等高端海鲜。上世纪60年代,农业大寨,而獐子岛就有“海上大寨”的美誉。

吴厚刚,土生土长的獐子岛人,1964年出生。他的父辈都是以捕鱼为生,改革开放后,中学毕业的吴厚刚进入造船厂成为一名铆工,后历任獐子岛渔业总公司(以下简称“獐子岛渔业”)会计、财务部经理、总经理、獐子岛镇镇长、党委书记等职。当时的獐子岛还是一家国有企业。

1996年,吴厚刚成为獐子岛镇镇长(同时兼獐子岛渔业总经理)后,獐子岛渔业却连续两年亏损5000万,会计出身的吴厚刚后来给出的原因是,由于一些二道贩子开出高价从渔民那里收购渔业产品,导致集体制的獐子岛渔业产量下滑、严重亏损。而这样的问题,其实吴厚刚早已在收益数据上发现了问题。

獐子岛巨亏后,吴厚刚将几十年积累下来的49艘捕捞船卖给了个人。此后,獐子岛渔业开始盈利,营业收入达到3000万,船队规模扩大为100多只。

也就是在扭亏为盈的同一年,獐子岛渔业集团开始实施改制,由集体所有制改为有限责任制,吴厚刚成为獐子岛渔业集团法人。

一年内待偿有息债务超22亿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行政处罚还曾披露监管层动用卫星定位、计算机技术等高科技手段复原獐子岛真实的扇贝等采捕养殖数据,从而最终认定獐子岛存在财务造假行为。2014年,獐子岛突发公告称扇贝“跑路”,导致当年三季度业绩巨亏7.63亿元。随后不到6年时间,利用自身深海养殖难以核查存货等特点,獐子岛再次上演“扇贝死了三次,跑了一次”的戏码,涉及金额上亿元。

官网资料显示,始创于1958年的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公司曾被誉为“海底银行”,2006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上市后的前几年,獐子岛曾慷慨分红。公告信息显示,2006年至2013年,共分红8次。这8年间,獐子岛合计实现净利近18亿元,但分红总额达到11.4亿元,8年综合分红率达到63%。其中,獐子岛2012年的现金分红金额为2.13亿元,为当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201.87%。

但2014年后,獐子岛未分配利润持续为负,2014年-2019年分别为-6.87亿元、-9.30亿元、-8.50亿元、-15.73亿元、-15.41亿元和-19.33亿元。至2020年6月末,獐子岛累计未分配利润余额-18.93亿元,资产负债率达96.23%。

此外,截至2020年上半年,獐子岛短期借款合计19.64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2.90亿元。也就是说,獐子岛一年内面临兑付的有息债务达到22.44亿元。但账面上看,截至2020年6月30日,獐子岛货币资金为5.62亿元,存货下降9.88%至6.25亿元,扣除存货后的流动资产也只有10.53亿元。

对于今年上半年存货下降原因,獐子岛在财报中解释为2019 年末底播虾夷扇贝出现大规模死亡,核销产品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金额较大。而针对投资者关于公司扇贝为何大量夭折的问题,在今年5月举行的獐子岛2019年度业绩网上说明会上,獐子岛公司时任董事长、总裁吴厚刚再将“锅”甩给了扇贝。

吴厚刚表示,“近期獐子岛底播虾夷扇贝大量损失,是海水温度变化、海域贝类养殖规模及密度过大、饵料生物缺乏、扇贝苗种退化、海底生态环境破坏、病害滋生等多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獐子岛将被追究刑责,让上市公司们都长长记性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9月11日,证监会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证监会认定,獐子岛2016年虚增利润1.3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158%;2017年虚减利润2.8亿元,占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39%。

在前期证监会已依法对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案作出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决定的基础上,再次对獐子岛及其相关人员涉嫌行为进行刑事追责,充分说明了监管部门对证券行为“零容忍”的监管态度。同时,对獐子岛及其相关人员涉嫌问题依法彻查严办,有助于发挥典型案例的警示震慑作用,让上市公司们从獐子岛的反面案例中吸取教训,长长记性。

千里之提,毁于蚁穴。资本市场一些有恶劣影响的重大违法行为往往对市场法治建设和市场诚信基础产生巨大破坏性,獐子岛的违法问题就属此类。上市公司獐子岛从2014年开始,利用自身深海养殖难以核查存货等特点,在不到六年的时间里,上演了“扇贝死了三次,跑了一次”的综艺资本秀,涉及金额也是上亿之巨。

把獐子岛涉嫌证券问题移交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向市场传递了监管部门全面落实“零容忍”监管工作要求的鲜明态度,对于严厉打击资本市场造假、欺诈、信披违规等恶性违法行为具有重要影响。

对獐子岛涉嫌问题移交公安机关追究刑责,也是对资本市场推进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改革的最大支持。推进注册制改革是资本市场改革的头等大事,是全面改善资本市场生态建设、实现市场化、法治化的一项根本性制度变革。

注册制改革的核心要义之一,就是将上市公司的价值判断权交给市场,让投资者自行判断上市公司的价值进行投资,监管部门不再对上市公司的价值“背书”,而是回归监管本位,推动上市公司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地披露信息,强化事中、事后监管,打击违法行为。因此,信息披露的真实、完整、可理解性对注册制改革顺利推进产生非同一般的影响。

证监会以獐子岛涉嫌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移送公安机关,其中的深意之一就是给上市公司提个醒,让上市公司清楚,注册制下依法依规披露信息将是监管工作重点,在信息披露上来不得半点马虎,否则将面临重罚,包括刑事责任追究等。

证监会数据显示,自2019年以来,证监会共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等案件24起,包括康美药业财务造假、天翔环境实际控制人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等典型案件。

短期偿债危机待解

2020年中报显示,6月末獐子岛归母净资产只剩下6100万元,合并口径总资产为27亿元,合并口径资产负债率高达96%;公司累计未分配利润为负值,接近-19亿元。

獐子岛于2006年上市,上市前净资产只有3亿元左右。IPO募资7亿多,2011年通过定向增发融资近8亿元,两次合计通过资本市场实现股权融资15亿元左右。目前累计未分配利润近-19亿元,表明2006年公司上市以来圈的15亿元股权融资款,已经被獐子岛全部亏光,甚至连上市前的家底也快亏得差不多了。

上市之后,因为业绩表现良好,獐子岛还发行过几次短期融资券,2010年至2013年,共发行过4次短期债券,合计融资18亿元。

至2020年上半年末,獐子岛短期借款合计19.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近3亿元。该公司一年内面临兑付的有息债务,即达到了近23亿元。而公司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只有5.6亿元,扣除存货之后的流动资产也只有10亿元,公司短期偿债能力堪忧。

不过,獐子岛穿透后的大股东为大连市长海县獐子岛镇镇政府,作为长海县唯一一家上市公司,有资深市场人士判断,地方政府有可能为保住这家上市公司而不惜代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